献身革命意志诚 千挫万折铁铮铮 粉身碎骨豪气在 碧血丹心是英雄——谨以此文献给我的祖父、东北抗联英雄刘兴亚烈士
发布日期:2015年10月26日  发布部门:党委宣传部  点击数:

 

回首70多年前那段血雨腥风的岁月,我们的不甘、悲叹、愤怒都无法形容它的动荡不安,这是一部沉重的灾难史,是每一个中国人心中永远的痛。在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之际,我们站在无数英烈用鲜血浇灌的土地上,生活在战士用生命换来的和平中,更多的是一种缅怀,一种反思……
70多年前,有这样一群人,他们怀抱国家兴亡、匹夫有责的信念与担当,出生入死、义无反顾地奔赴保家卫国、抗击日寇的战场。他们是抗日战争的亲历者,也是世界和平的创造者。他们以血肉之躯、精诚志力与人性张力铸就了一个民族的精神脊梁。我的祖父就是这样一群人中的一位。
我的祖父刘兴亚(1903—1945),辽宁省辽阳县人,1932年秋在珠河县(今尚志市)入党,曾任珠河铁北区委副书记、中共延方特支书记,1937年3月任中共方正县委第一任书记,曾建立会发恒、南天门、得莫利三个党支部和十余个抗日救国会。祖父在日伪猖獗、斗争艰苦的形势下,积极为反满抗日斗争部队筹集军需物资,教育和发动群众,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共同抗日,为反满抗日斗争做了大量的工作。祖父1937年9月26日被捕,敌人严刑拷打,宁死不屈,1945年秋,牺牲于伪吉林监狱,时年42岁。
记得父亲曾经跟我讲过,祖父任方正县委书记后,把家从珠河县搬到方正县会发恒西满家屯。当时从事地下活动的党员没有任何补贴和报酬,主要依靠种地、养猪养鸡来维持生活,日子过得十分艰难,一家8口人的全部家当只有一口不知传了多少年的铁锅、两条薄薄的破被子、几只豁牙子的饭碗、一条扁担、两个筐,外加1头猪和3只鸡。家里只有祖父的一件由深蓝色变成灰白色的补丁摞补丁的大布衫体面一些,只有出门才穿。即使这样,有时为了革命需要,祖父也不得不变卖家产来补充革命活动的经费。有一次为了给地下交通员置办一套变装的衣物,他含泪将自己母亲出阁的嫁妆银手镯变卖了。这副手镯在祖父的姥姥家已流传三代了,是他母亲的心爱之物。当他向母亲提出卖手镯之事时,母亲虽不知道儿子干的是伟大的事业,但她却相信儿子干的绝不是坏事,她能体谅儿子的难处,便把手镯递给了他。
当时地下党有一项很重要的任务,那就是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做好统一战线工作,特别是在敌伪军人中间做策反工作。有一次,抗联三军缺少弹药衣服。祖父分析后发现伪方正县治安队连长邵余厚仍有爱国之心,可以策反,他冒着生命危险,到治安队与邵余厚见面。邵余厚问:“你来治安队有什么事?”祖父回答说:“我是中国人,现在缺打的,缺穿的,希望你能给予帮助。”邵余厚说:“你真好大的胆子,敢到这里要东西。”祖父理直气壮地说:“这里不是没有日本人吗?都是中国人有什么怕的?为了救国救民我什么都不怕!”邵余厚被他这种大义凛然的抗日爱国行为所感动,但又犹豫地说:“武器弹药军需品全控制在日本人手里,想弄出来很不容易,我这里只有临时用的。再说,这事要是让日本人知道了,我可就……”祖父知道他下话的内容,接邵余厚的话茬说:“我知道你现在的处境也很难,说不定什么时候日本鬼子一不高兴就可能对你下黑手。我看你尽力而为吧。”当晚,祖父留宿于邵余厚处并继续进行开导和争取工作。他从中国当前的命运讲到共产党的抗日纲领,从全国各地如火如荼的抗日斗争形势讲到共产党的统一战线,从南宋岳飞抗击金兵讲到当今的抗日英雄,从秦桧害死岳飞讲到现在的汉奸走狗的丑恶行径。邵余厚听得思绪复杂,时而抓耳挠腮,时而瞠目结舌,时而唉声叹气,时而频频点头,心生敬佩。祖父坚持正面教育,陈述事实利害,讲得透彻、生动,入情入理。两人唠到夜阑人静。邵余厚最后说:“你放心,我也是中国人,要是抗日的碰到我,我能放过的就放过。”后来邵余厚可也真办了些好事,放了几次抗联人员,救过老百姓。此前,二吉利自卫军团长王俭因暗助抗联的事被日寇知道后要杀他全家,就是邵余厚送的信,王俭才率自卫团起义,带领全家投奔抗联。第二天一早,邵余厚暗中给了祖父3箱子弹和一些衣服、胶鞋等,由交通员刘振江送到了三军密营地。
中共方正县委建立后,祖父带领地下党员冒着生命危险,经过不懈的努力,在方正支部的基础上又建立了会发恒、南天门、得莫利3个党支部。在方正县东西南北4个区域都有党的核心。各支部在群众中广泛地开展抗日救国宣传教育,在会发恒、南天门、得莫利、二吉利、南北堡等30多个村屯组织建立起反日救国会等群众组织,通过这些组织,发动群众,搜集敌人情报,协助抗联作战,支援部队衣物、粮食和弹药。
在充满艰难和危险的白色恐怖年代,祖父不顾危险,坚持开展地下工作。他常说:“干革命哪能没有危险?只要对人民有利、对革命有利,就是死了也心甘。”而几次危险关头,都是人民群众保护了他,使他闯过了一道道险关。不久,祖父经常发动群众抗日、组织广泛的统一战线的事情便被敌人的密探发现了。9月26日,祖父从苗家屯老苗家看地回来,天已经黑了。他刚刚坐下就听见“咕咚”“咕咚”的脚步声。祖父机警地说:“不好,有人来了。”话音刚落,日伪军的刺刀就从前后窗户刺进来,随后从门外闯进10多个人来,抄了祖父的家。临走前,祖父对祖母和姑奶说:“要好好伺候两位老人,拉扯好3个孩子,让他们长大成人。”说完便头也不回地走了。
入狱后,即使被敌人酷刑折磨得血肉模糊、遍体鳞伤,祖父也并未屈服,还嘲讽敌人:“让你们受累了。”为了得到口供,敌人又施毒计。隆冬腊月之际,他们将祖父拉到方正泡,指着冰眼说:“如果你不说出地下党的组织情况,就把你塞进去。”面对死亡的威胁,祖父仍然昂首挺胸,毫无惧色,他高声地说:“你们只能杀害我的身体,而绝杀害不了我的信仰。刘兴亚死了算不了什么,革命一定能胜利!”敌人被他的凛然正气所震慑,又苦于没有更多的证据,无计可施,最后以反满抗日的罪名判处祖父7年徒刑,关押在吉林省吉林模范监狱。
祖父在狱中受尽了非人的折磨,睡的是水泥地,吃的是霉米饭,喝的是苦涩水,经常遭到辱骂和毒打。这些非但没有让他屈服,反而使他斗志更坚定。他时刻牢记着自己是一个共产党员,想着自己担负的历史重任和要完成的革命事业,盼望着共产主义的实现。因此,祖父在狱中从未停止过对敌人的斗争。他秘密组织难友绝食,向当局争取合法的待遇,对难友们秘密进行抗日宣传,鼓励他们和敌人斗争到底。经过长时间的艰苦努力,祖父培养了一支20多人的骨干队伍,准备夺枪越狱。但由于敌人防守严密,再加上与狱外的党组织联系不上,越狱最终失败。越狱失败后,敌人严刑拷打,祖父本来就已十分虚弱的身体经敌人的加倍折磨,更加不堪负荷了,奄奄一息的他被敌人扔进狼狗圈里……1945年5月27日,42岁的中共方正县委书记刘兴亚同志牺牲在伪吉林监狱中。他的革命精神、英雄业绩载入了党的光辉史册。后人是这样称赞我的祖父的:献身革命意志诚,千挫万折铁铮铮,粉身碎骨豪气在,碧血丹心是英雄。
几年后,时任方正地下党的交通员、解放后任东宁县工会主席的张学勤在回忆录《地下烽火》中写道:“1945年的一天,杨春突然来找我,十分悲痛地说:‘张书记(祖父化名张继武)牺牲了,牺牲得很壮烈……在监狱里,他受到了严酷的拷打,直到最后被打断了双腿,他还是没有出卖组织和同志……’杨春说完之后,我们都流下了眼泪。在我们的心中不仅是悲伤,更多的是对日本鬼子、汉奸的仇恨。”
一代英雄、共产党员刘兴亚同志永远活在我们的心中!  
装备工程学院 刘恒儒

 

友情链接:威尼斯赌场-威尼斯赌场app